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anfang512的博客

一生中最难以割舍的就是那深藏在心底的点点的记忆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笔补造化  

2016-05-17 09:23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源: 广州日报 作者: 韩羽

  小时候逛庙,曾见庙里壁画上画着一棵松树的树顶上坐着几个老头儿,立即眼前一亮:真好玩!

  近日来,翻看《艺术巨匠——石涛》画册,翻着翻着,又是眼前一亮:真好玩!仍是老相识的那幅画,松树树顶上坐着几个老头儿。原来,小时候看到庙里壁画的出处,竟是在石涛这儿。

  一幅同样的画,小时候的眼中是真好玩。几十年后的老头儿的眼中仍是真好玩。看来这“好玩”确实是“真”的了。可是画上画的明摆着是“假”的,有谁会相信树顶上能坐人。

  莫管真假,且看那好玩处。如若树上是几只猴儿,不稀罕,不好玩。如是几个小孩儿,也不稀罕,不好玩。唯独几个老头儿盘腿往树顶上一坐,恍恍惚惚疑似之间使人想到了猴儿和小孩,就稀罕,就好玩了。再看那松树,比那几个老头儿还老,以老对老,彼此彼此,能不好玩?何况那松树树顶平如蒲团,软如毡毯,像似专为几个老头长成的这个样子,善解人意,虚位以待,能不好玩。

  不只好玩,且富情趣,兼及理想,浅者见其浅,深者识其深。看那老头儿们的悠然自适之状,天光云影,清风朗日,何其快哉。谓为婆娑弄影,凌空蹈虚可也,谓为顺应自然,归真返璞亦可也。看画人目接而身感而陶陶然,谓为搔他人之肤解自己之痒可也,谓为知肉味美、对屠门而大嚼亦可也。

  人和动物之不同,是一半儿活在现实中,一半儿活在梦想中,以梦想的有滋有味来调剂现实的枯燥无味。石涛的画笔恰恰触到了人的这个节骨眼上。既然好玩,何必当真,世无是事,而有是理。读画人还来不及辨其真假,立即被心向往之的“好玩”吸引了,宁可信其有,不愿信其无了。

  “异想天开”这句话是贬义词,如掉个过儿想想,未必无有道理。如不异想,怎能天开?“天开”者,天之另番境界也。就以此画看,如无“异想”,怎能神游于这“别有溪山容杖屦,等闲不许人知处”之处。石涛有句名言“予与山川神遇而迹化”,看来这“异想”并非凭空穿凿,实是得之于“神遇”。

  以如此想象之画笔作山水画,似是唯独石涛,即石涛,也唯独这一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